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mories1019

太阳!

 
 
 

日志

 
 

梦中那只叫灰哩的狗  

2016-07-18 14:04:47|  分类: 那些忧伤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舅舅家在我很小的时候养过一只昆明犬,名字叫灰哩。养了好多年。我还特别小的时候就有他的记忆。特别壮实。后来跑出去一次,再也没回来。听说,狼性还在的狗在临死前,会离开主人家,独自死去。这段记忆我一直都有,很可惜,后来问表姐、舅妈,是否还记得那只叫灰哩的狗,他们都一致否认:家里没有一只狗叫灰哩。让我很失落。

        昨夜,梦到了灰哩。在他离家那么多年过去了,我再次找到了他。皮肉松垮,长出了白胡须,他成了很老很老的狗。在城市中、荒野里,被壮年的野狗撕咬,被商人追赶着要剥皮吃肉。总之一只松松垮垮的老狗,皮毛上还有咬逗厮杀过后的伤痕,被我在梦中遇见了。

        我的心里那么伤痛,想抚摸他脖颈上刺毛毛脏兮兮的皮发,他往后退,眼睛发出哀怨。向我发出求救信号。我扑上前,用身体覆盖他,防止身边的人打他,靠近他。我说,我带你回我家。他说,他要死了,他只是想死前安安静静的,什么都不想做,不想走。走了那么久,累得很。

        我把他带回我家,藏在了卫生间,我告诉他,有水,有一些饼干,可以先吃。我需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宴,婚宴结束,我就回来,陪他,陪他走完他的狗生。他疲惫不堪,眼皮都抬不起来,鼻腔里发出哼哼。

        在婚宴上我快速的敬酒,吃饭,就是想着快点儿离开宴席,回家陪灰哩。他的狗生就要结束了,我不知道他能否等到我回家。我焦急万分。在离开宴席的时候,天色昏沉。周围的人大步向前,朝着我家的方向疾走。听他们对话,好像是要去打死一只逃跑了好久的狗。他们像执行家法般,兴奋,激动,愤怒,充满力气。我越发着急,要哭了。跑也跑不快呀,家还那么远。我好害怕我还没赶回家灰哩就死去了。我更害怕他在死前先于我迎来的是周围疯狂暴怒的人们的拳脚跟棍棒。

         回到家,还是晚了一步。灰哩像人一样瘫坐在地上,靠着墙,皮更加松垮。他像脱衣服一样退下肩上的皮毛,精瘦的肉暴露出来,上面有乌青、灰褐的斑点,像被击打留下的,也像年迈留下的,分不清。他摆摆他的爪,说这些都是伤啊。垂着眼皮。我朝他走过去,慢悠悠的,我怕他用死前的最后一口气咬我,我也怕我过去他就死了。所以我在拖延时间。

         结局没有出现。闹钟就响了。
         灰哩这只狗是真实存在过我生命迹象里的狗。我用我的梦境担保。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