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mories1019

太阳!

 
 
 

日志

 
 

这事的事实依据是啥  

2016-11-21 10:34:57|  分类: My w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的冬天,只要不下雨天晴的话,实际上是没那么冷的,尤其是正午,在太阳下烤晒,会出一层细密的汗,躲进树下阴凉处,打个寒颤,舒服极了。

         一行八九个人,穿梭在这座小镇,酒瓶空了又被换上新的,烟蒂扔了自会有人续上。说着,笑着,聊着,在种满青松的林园里,一排排墓碑整齐排开,每个墓碑后都有一棵小小的青松,天气好极了,人们在树荫下找个地方打扑克,我不停的喝酒,喝酒,喝得眼睛看不见了,顺着一级级宽大的阶梯滚了下去。睁开眼睛,好多人围着我,我趟在谁的怀了,是谁在往我嘴里喂水,谁在不停打电话叫车……记不得了。眼睛里的人和物都在转圈,是酒醉的缘故,还是因为摔下阶梯的缘故,晕得厉害。

         夜晚真正来临,毕竟是冬天,身上开始瑟瑟发抖额头上已经贴了很大的一个纱布,伤口开始有些痛,是酒醒后的缘故。越是夜越不能待在屋里呀,我披着不知谁的衣服,往街上踉跄着冲撞。手里拿着一瓶酒。每一步走上去都轻飘飘的,身体根本不能保持平衡,但是随着脚步跟重心的前移,却一直没有摔倒。身后总有人跟着,兜兜转转,走了不知道多久。走不动了,找个月光照得到的楼梯坐下,坐得太狠,屁股墩生疼。我不知道我能喝那么多白酒,透明玻璃瓶,对着喉咙,咕噜咕噜就下去好多,根本没有被呛到,50度的酒,换做当下,已经不知倒多少回了。云南的烟草在深吸的时候会回甜,但是不知道隔壁坐着的人递给我的是哪里的烟,敢肯定不是云南产的,发苦,呛得厉害。才吸了一口就咳嗽不止。自己起身踉跄着朝还有灯光的小超市冲去,买了红河。还未走出超市就拆开,点上。继续回到那个有月光照得到的楼梯。之前递烟给我的人还在,光下黑,看不清脸,眼睛很亮,一闪一闪。我坐下,给他递烟,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我肯定是记不得说了什么的。我额头开始疼,伤口刺疼。毕竟是冬天,手脚开始木了,拿烟都拿不住了。旁边的人搂着我,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把我的手放进他的大衣口袋。
 
         醒来已经在宾馆,额头疼的厉害,是开始结痂还是感染,我还无暇顾及。宾馆里坐满了人,熟悉的不熟悉的。还有一个眼睛很亮的人坐在跟前,握着我的手。这场景让我感觉很尴尬。看到我醒,人们开始打趣。有人为我递水,有人为我点烟。我只想洗把脸。拉开被子,衣衫还算整齐,根本走不稳,头晕加头疼,看出去的物景都是灰色的。我挪进卫生间,关了门,用凉水冲洗伤口,洗脸。终于看得清眼前的东西,也舒服了一些。从卫生间出来,人们开始跟我讲述夜里发生的事:我像一匹马一样朝街上奔着,走着,根本拉不住,五六个壮汉,没有人拉的住,多亏了阿豹,一直拉着你,跟着你,陪了你一晚……我顺着人们的眼神,找到了那个叫阿豹的男人。他就是昨晚上陪我一直说话的人吧,因为他眼睛真的很亮。我报以歉疚一笑,说了声谢谢。他上前,拉起我的手,把我拥入怀了。这让我紧张极了,还有些莫名其妙。但我没有推开,把眼光投向周围的人,他们窃笑。我说,我去买烟,逃离那个房间。有人跟出来,还好不是阿豹。跟出来的人跟我解释:人家照顾你一晚上。等回到宾馆,所有人急疯,人家好好照顾你躺下,喂水,擦脸。你说胡话,说要当人家女朋友。我脑袋嗡嗡疼,宿醉加上伤口疼痛, 我咧开嘴,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问旁边的人:他叫什么名字?

        在这个小城里呆了一个多星期。各种地方都去了,山上,城里,寺庙,市场。一起来的人,有的已经走了,有的受了伤,有的消失不见了。但是最终还剩下5个人。身上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应该回家了,但是就是没有人提起,我甚至想都没有想过。但是那个自称是男朋友的人,每天都会来看我,然后到了晚上10点就得回家,晚了他的妈妈就会不停的给他电话。我一直都记不得他的名字,于是跟着人们,一起叫他阿豹。我说,去山上,最高的山上。人们应和着,于是开始步行上山。开始是柏油路、水泥路,后来成了土路,最后没路了。人在半山腰,上下都不是。我坚持上。于是开始爬。山上有藤条,拽着藤条爬。渴了,有人拿出腰间的匕首,割破输送山泉的水管,露出小洞,喷出一丝丝泉水,可以喝,很凉,很甜。继续爬。我摔下来两次,拽着藤条,或者拽着周围伸出手的人,于是没有滚下山。等到山顶,正好看到日落。美极了。夜深了,我把所有的钱买了酒。也没有人抱怨,只是一个传给一个的喝着。越来越冷,山上不比城里,我开始木了,走不了路。人们开始打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等到临近午夜漆黑的大山里露出一点灯光,越来越近,是来拉我们的车。上车的一瞬间,我的身体感觉融化了。

        清晨,眼睛睁开后,床边依旧坐着人,盯着我看。我没有抬眼,起身,下床,整理行李。我决定回家,人们也决定回家。漂泊了这么一段时间,终究还是觉得不知道下一步去哪儿了。于是只能回家。

        从此,再没有遇到过这座城里遇到的人。包括阿豹。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文哥敬了我一杯酒,按理,我不该喝白的,纹身师有交代,一个月时限没到,最好不要喝烈酒。我一饮而尽。他已经醉了,他说,你还记得嘛,当时,你13岁,我15岁,我比你大两岁,你就跟在我后面,去任何地方,你都跟在我后面。但是在那个地方的好多时候,往往,是我跟着你。文哥笑得眯着眼睛,就如他年少时一样。他说,你记得阿豹吗,我说,样子记不得了,但是名字记得。他说,你叫得出他全名吗?我说,记不得。他说,人家为了你,付出挺多的。后来见过,还问起你呢。 我说,那时我13岁,他也就14、5岁的样子。青涩。一切情有可原啊。我们笑笑,干了一杯酒。

        这些是发生在我13岁时候的事情。我离家出走15天,我爸妈疯了一样找我,报过警。后来知道了我的行踪,没有马上接我,希望我能自己回家。最终我还是回家了。这事,在最近一段时间里,被文哥提起:我跟他,自从13岁那年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但是他关注我的动态,我也如此。我妈问过我,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有什么依据吗?合理吗?有意思吗?我笑笑不接话。

         谁还没离家出走过啊?需要依据吗?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