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mories1019

太阳!

 
 
 

日志

 
 

提及的,所失的  

2013-08-06 21:35:16|  分类: 那些忧伤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住政府大院子。调皮孩子太多。我算懂事。但是会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干什么,学着干点什么。他们说脏话,说,你妈卖逼。然后一群孩子就跟着说,我不敢说,知道这句话是大大的脏话,我就说,烂屎。他们说,狗日养的,杂种,我跟着,也不敢说,就说,砍脑壳的……他们说的我都不敢说,但是我又想跟在他们后面,那种偷偷说脏话的感觉我喜欢极了。终于有一天,我妈晚上要跟朋友们出去跳舞,我死活不让她去,我爸爸来劝我,哄我,吼我,就想让我妈去,我不答应。在我妈已经走到楼梯转角马上就要看不见的时候,我声嘶力竭的尖叫:杂种,你个杂种。然后我妈最终没有去,回来抱着我,擦去我的眼泪。等我停止抽泣以后,她才说,以后你再敢说脏话,我打死你。后来我不再家人面前爆粗口。但是我平时太喜欢说脏话了,爽啊。谭超也不喜欢我说脏话,他说,谁谁谁都不说脏话……吵过几次,后来我尽量在他面前少说,但是有时无意识的还是会冒出几句来。然后我就马上转移话题。还是怕他的。

         孩子们太坏了,值班室守大门的老头,他们在他的烟筒烟嘴那里塞泥巴进去。老头抽烟筒,抽不动,知道堵了,以为是烟屎堵的,使劲吹,结果泥巴喷出来,烟水烟屎泥巴喷得到处都是,他晚上睡觉的床上也喷得到处是。他拿着烟筒找到大人家,每个孩子都参与,我没有塞泥巴,但我是他们一伙的。我平时最听话,所以没被挨打没被骂。后来孩子们更坏,老头刚洗好晒干的被单没收,他们接水又把它浇湿,让老头晚上没有被单睡。老头追出去,他们跑。跑不过,孩子们转头就骂他脏话。我跟着跑,跟着笑,跟着骂,当然不敢骂很脏的,只敢说,砍脑壳的。后来的事情忘记得差不多了。昨天突然想起这幕,心里可疼了。可惜老头最后去哪里养老,还是死了,我都不知道。但是心里可疼了。

        小时候的痕迹无处可寻,连记忆都断断续续的。一想起心就阵阵的噎着喉头疼,堵了好大一坨,咽不下,吐不出。昨晚梦到爬进了一个乌龟壳里,手脚露了出来,头不敢伸出去,肚皮下是厚厚的滑滑的壳,手脚使劲儿,推着土地,壳连着身体就滑了起来,滑的快死了,又爽,又怕撞坏周遭人的房子,一惊一乍的滑着。滑到老窝,遇到块汉,我的龟壳砸坏东西,周遭人对我指责,他露出速度激情里猛男们一摸一样的肌肉,大吼让周围人沙特阿普,然后搂着我出了门,准备去看演出。走过我大学时期的一个朋友身边,他没看见我,我立马低头,装作没看见,就这样错过了。还好他没看见我,口中舒出气来。这个朋友,现在已经不联系了。他曾是我补习时候最好的朋友,以及大一大二时候最好的朋友。现在,我们不说话。去年见过一次,酒桌上尴尬无比,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多愁善感到了极点。坐着什么都不想都会流眼泪。视频一个烂到极点的煽情片段我眼泪就止不住了。这不,我这写字呢,听着歌,眼泪又哗哗的。

        现在我在循环播放两首歌。尧十三的寡妇王二嬢。亚当(大理想国公民)的我的姑娘。两首歌,两句歌词,把我感动的哗哗的。
        与正义良知初恋,失身给了政治。他妈长大就嫁给了钱呐,被世俗所包养。
        世界不好,二嬢你也不好,我也不好,我家的狗更不好。 不对不对,世界其实很好,二嬢你很好,但为什么我还是不好,为什么我和我的狗还是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