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mories1019

太阳!

 
 
 
 
 
 

云南省 昆明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太阳照射下的瞎子
 
近期心愿漂洋过海寻找长生不老药然后可以无所顾忌的当混世魔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搬.离

2018-9-6 13:46:10 阅读14 评论0 62018/09 Sept6

从此,别离。
我还记得十一年前整个搬来网易,一个一键搬迁,就搞定了几年的记录及记忆。而这次搬到lofter,估计会换一种方式记录了。
再见。

作者  | 2018-9-6 13:46:10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想成为mary

2018-7-20 9:11:30 阅读21 评论0 202018/07 July20

老歌经典。
瓯子还在扭机的时候如是说:不用去管别人的想法,因为没人给你面子。

生活中总有一些人太过于在意别人的想法,而干了一些荒唐无聊的事情。被这些人围着总觉得喘不过气。但是生活需要金钱支撑继续下去,于是就混到了32岁的年纪。却依然没有做好辞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准备。能力不足,还需努力。

被一个发小问及小区是否是学区房、交通等问题。顿时觉得好烦。因为人们习惯了不去调查不去考证,紧靠问及打听,就相信了,觉得这就是全部真相。我在回答她问的问题的时候,也毅然从我的角度出发:我们小区有孩子的都送私立了,基本没听说哪家是送公立的。于是她就相信了我们小区不是学期房。然后问及交通,我说离哪里哪里10公里,她说没概念,让我告诉开车所需时长。这我就为难了。开车所需时长,慢的一个小时,快的20

作者  | 2018-7-20 9:11:30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待天晴

2018-6-11 9:50:41 阅读29 评论2 112018/06 June11

眼看就要迎来人们新一年的生日了。垮掉的心性让我不得不刻意去寻求一些仪式感,妄图寻求那一丝未垮的踪迹。

早起刷微博看到李志在香港皇后大道演唱的梵高先生。没有过度编曲,没有和声,没有其他乐器,独留他一人,没有大合唱。恰如十几年前的单刀赴会。

于是我开始思索一个问题:是意义大于生活的意义,还是生活就是全部的意义?不是玩文字游戏,而是反观近十几年的生活。从成年至今也有十四年了,我从吃一碗让我毫无食欲的菜饭,都要寻找其背后隐喻的暗示或宣言,到现在的,随手、随口、随身……不再过多思索它的意义了。只是做就做了。就跟停在一列一直没动静的车队后,没有什么启示的,就是那么毫无征兆的,就打了方向盘,变更了车道。即使存在加塞撞车的风险,即使变道后的另一队车列也有可能在前方继续堵住……生活的意义越发在我的行动轨迹里逐渐

作者  | 2018-6-11 9:50:41 | 阅读(29)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08日

2018-6-8 10:00:15 阅读27 评论0 82018/06 June8

我的梦里老是阴雨。

高考的缘故,我梦到我回到了学生时代。我逃课,但是要赶回学校参加下学后的一个趴体。我一身汗水,是因为在外奔跑游玩的缘故。等我冲进教室,发现所有课桌变成一排排一列列摆放整齐铺有雪白床单的床。同桌两人排排躺下,就跟上课排排坐一样。但是异常诡异。我爬到应该是我座位的床上,同桌居然是一个小学同学,矮小,胖嘟嘟,调皮至极。他揪扯我的内衣肩带,我拿冰块往他脖颈衣领里塞。整个教室就我俩声音最大,所有人都笔直趟在属于自己的床上,头扭向我们,看着我们打闹。因为闹了好半天,我的汗出的越发多,袜子被褪到了不知何处,雪白的床单被我们挫扭得失去本色……教室里越发暗下来。校长来了——一个秃了前额和圆顶的戴眼镜中年人。他异常严肃,让所有人站立。大家都站立在了床边。就我,袜子不在了一只,鞋也不见了,我打着半只赤脚,另一只穿着脚后跟破了洞的袜子,羞愧极了。他一声喝下,

作者  | 2018-6-8 10:00:15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梦里有只黑狗

2018-5-23 13:36:43 阅读26 评论0 232018/05 May23

越发不能习惯草东的歌词。因为句句刺肉。想成为猛犸,最终成了烂泥,正如现在一般。

夜里一个梦。
在雨后泥地里,一条巨大的黑色狗,像长毛的黑贝,又像纯黑昆明犬。眼睛黑亮,身形巨大,毛发纯黑。被沾满污泥。我偷偷拿了外婆的篦子,为它梳理打结的毛发。它匍匐在地,我动作轻巧。怕它转头咬我一口。所以我轻极了。打结部位太多,泥块干枯后,用篦子慢慢划过它,泥块变成灰粉。用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吧。它的毛发几乎梳理开来,篦子细密,可以把泥灰都梳理掉离它的身体。黑亮的毛发越发深沉,看久了,像掉进黑洞。

天色暗淡。只剩它的脖颈跟头没有梳理,我犹豫。我怕它咬我。我于是停下来。蹲在它正前方。与它对视许久。它似乎明白我想为它梳理毛发,似乎它也想让我帮它梳理毛发。用冰凉的鼻头碰碰我的鼻尖。于是我将它搂入肩头。它的头耷在我的肩膀,我就这么帮它慢慢梳理它脖子上的毛发。

作者  | 2018-5-23 13:36:43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需要的只是一瓶护肝片

2018-5-18 10:38:06 阅读25 评论2 182018/05 May18

那些只关乎风月不关乎柴米的日子,算是一去不复了。

昨夜跟谭超生气。自己气的呼呼的。他也憋屈难受。各自不说话,他带耳机听音与,我打游戏。他睡去,我自己晾晒洗衣机里的衣服,洗澡,喝咖啡。因为没烟抽,所以总觉得难受。喝了500ML浓咖啡。头发吹干,躺下如何都无法入睡。几乎一整夜,都是迷迷糊糊。天还不亮,还不亮。头发掉了一把,头顶冒出两稀白发。我经不住气,我肝不好,一喝酒就醉。因为以前喝太多酒。导致我现在想喝却无力。我怕得肝癌,于是刻意去阻碍自己想喝酒的想法。我答应谭超,只要戒烟,他就不逼我生孩子,所以我可以阻碍自己不去抽烟。但是这些,真的让我很烦躁。

于是我大清早来到办公室,不急着当班儿逼,而是开始搜索护肝片。我想用保健品压制我过旺的肝火。看着隔间里一个个我鄙视的人们在闷头以工作为荣的时候,我也只能将耳机里的音乐放得再大声一点。继续搜索——护肝片。

作者  | 2018-5-18 10:38:06 | 阅读(25) |评论(2) | 阅读全文>>

烦死了

2018-5-17 9:37:11 阅读28 评论4 172018/05 May17

不要过于高估自己的应对能力。

这是昨晚拉筋总结出来的。

因为戒了淀粉类食物,小腿每天都在抽筋。吃了钙片、维C补剂,稍微缓解,但是每天只要伸直了小腿肌肉,那股筋就开始翻滚。于是只能在晚上通过拉筋缓解。昨晚不想看电影或电视剧,于是开开北话,边听边拉筋。躯干与腿几乎可以对折了,也不难受。拉了几乎一个小时。我突发奇想:要不劈个叉?于是将腿前后分开,慢慢下降,待双手在身体两侧杵着地面,我以为可以支撑我自己的重量缓慢下降的时候,手臂一个打滑,身体向下……腿根部有些受不了了。于是我侧身想恢复起立,结果,把腰扭了……我不知道在地上呆了多久才缓缓起身的。老天爷,腰部肌肉撕裂的感觉,酸爽……

谭超的好哥们儿,报考公务员,笔试过了第一名。媳妇儿怀上的孩子也宣布健康,

作者  | 2018-5-17 9:37:11 | 阅读(28) |评论(4) | 阅读全文>>

又他妈醉了

2018-4-16 16:38:09 阅读36 评论2 162018/04 Apr16

这次应该近半年醉得最惨的一次了吧。沈师跟她老公直接住在了我家。清晨醒来我睡在自己床上,衣服裤子都没脱。床边垃圾桶被我吐满了,倒是床上衣服上倒也干净,没弄脏。确认是在自己家,也安心了。起来左边屁股痛的厉害,走路都痛,腰杆脊柱上是青的。应该是从床上摔下来过。

跟沈师金锅打扫好屋子,各自认一条沙发瘫到了下午三点多,他们走后,我继续瘫。根本无法起身。只能喝点苏打水。

清理酒瓶才知道,四个人,喝了两瓶500ML的衡水老白干,五瓶啤酒,一瓶750ML的威士忌,椰子汁若干,核桃汁半打,鬼爪饮料若干……我是断片了,沈师也断片了……一天之后,谭超回家,他说进家门都能闻见一股酒味……

我会喝死的我操。想想都害怕,万一我摔下来砸到床脚,死了,多惨啊,一身酒臭……

作者  | 2018-4-16 16:38:09 | 阅读(3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我的大敌,我的金属礼

2018-4-11 11:09:48 阅读26 评论0 112018/04 Apr11

大敌演出真正是期盼了一个多月。普吉回来以后每天都打开备忘看一遍时间,明明已经牢记是在10号,但是还是每天都打开行程单,只要看到10号上的那个红点,心里就踏实了太多。生怕错过,生怕忘记,生怕日子记错。

终于还是到了10号。上班时间里嫣然是个班儿逼,忙的不可开交。等下班时间临近,工作也差不多完成了,心中默念:千万别加班千万别加班。没有意外,下班飞奔回家。路上超车超得飞快。到家停好车,就摇着公交去了南亚。到了老张还没到。就妥妥的喝咖啡等他。等他到了本来想去吃东西。但是他怕一会儿人多不好进场,说先去现场看看,再决定是否吃东西。上了南亚三楼才出电梯,被惊了。排队入场的人已经围着商场转了整整一圈,四五百人不在话下。我们找队尾都找了一大圈。排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说,没换票的需要去换票,这个队伍是已经换好票等待入场的人……晕逼了,老张抱怨早知道我先上来看看换了

作者  | 2018-4-11 11:09:48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最近

2018-4-9 16:56:00 阅读29 评论0 92018/04 Apr9

谭超问我中国最好的金属乐队是谁,我的心目中。我答不出来。我不把AK看成工业金属,但是旋律性、歌词深度确实是无人能及的。扭机现场应该是最棒的。窒息应该是最纯正的。其他的,也就那样。夜叉,应该算一般般啦。在我心中,真就说不出最好的吧。只能说喜不喜欢了。

明晚就要去看大敌的现场了。一个月前订好票后就开始激动,一想起就激动的激动。从大学时候就被女主唱的唱腔震撼到,虽然换了主唱,不及前任那么有辨识度,但是也不差,紫色头发很是漂亮的新主唱,也增添不少柔性,前任确实太过暴躁了,实在是个女哥哥。现任主唱,顶多也就算个男姐姐吧。

从普吉回来,高兴极了。这次旅行非常开心。斯米兰的玻璃蓝水色,椰子岛成排的椰子树,帆船上甜到腻的芒果和芭乐,成人秀场激荡有力的男性线条,以及被虐到青紫的泰式SPA和按摩,当然少不了被蚊虫叮咬的一排大包……所有的所有都让我快乐极了。

作者  | 2018-4-9 16:56:00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