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mories1019

太阳!

 
 
 
 
 
 

云南省 昆明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太阳照射下的瞎子
 
近期心愿漂洋过海寻找长生不老药然后可以无所顾忌的当混世魔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2017年09月18日

2017-9-18 13:56:26 阅读10 评论0 182017/09 Sept18

因为睡前需要听点儿东西才能入睡,平时都是听的书,昨晚突发奇想听了张信哲。结果,才放到信仰,眼泪哗啦啦就留下来了。不明原因,不知何为。拿了两块纸巾垫在两边耳旁,就这么抽泣着睡去了。

我上初中的时候,妈妈管的极严。我买徐怀钰的磁带,被发现,就被教育,说这些歌不知唱的什么,还是让我听点卓依婷就好。我爸妈眼中,我还是女童。只有在表姐家,我才能跟着她们听当时的流行歌。张信哲,王菲,张惠妹,苏永康……当时表姐们住舅舅家的二楼,推开窗户就是一大棵树,树枝能打到窗户。夏天,我跟表姐关上门,打开窗户,任由窗外的风灌进屋子。我们在里面抽烟,用录音机放张信哲,大声的跟着唱过火跟宽容。很是陶醉,假装拿着话筒的人是自己……可惜,现在那个院子,已经是别人家的院子了,那个院子的主人,也离开了。

以及,信仰歌词里的那些“想知道那些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想起我跟谭超的爱情。

作者  | 2017-9-18 13:56:26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关于热点新闻的看法

2017-9-6 10:53:32 阅读26 评论0 62017/09 Sept6

以前在朋友圈发过“罗笑笑事件”的看法,被一些朋友怼了。不是探讨、辩论,而是怼。为什么呢?除了老孙等等是站在个人角度稍微客观的发表主观意见,其他会有人直接发表主观意见并意图让我顺服,而且让我顺服的点非常奇怪——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今早,再次经历了这样的事件。就是在朋友转发了榆林孕妇自杀事件的时候,矛头指向家属,指责丈夫及家属不顾孕妇感知的自私及无知。下面一票准妈妈们积极响应,骂丈夫家属的过失。于是我发表了一句:主要责任人在孕妇。结果,就遭到当妈妈的朋友和当准妈妈的罗大头的反驳了——错,不是反驳,应该是怼。因为他们还是用那个让我无法顺服的点来怼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没经历过那种凌迟般的疼你不知道那刻有多难捱……于是我适时住嘴了。但是心里有话却不能说憋得慌,又不想因为一个社会新闻而间离了和好友们的关系,所以,我选择在博客上写下我此刻对此事的看法。以作记录。过一段时间回头看,看看届时我的思维方式和观念跟此刻有什么不同,仅此意义。

作者  | 2017-9-6 10:53:32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旅行过后的一些感悟

2017-8-31 15:10:44 阅读25 评论0 312017/08 Aug31

声音
西贡最大的声音就是摩托车的突突声。真的很吵。深夜两三点,都还有。
我惊叹西贡人民的技术,那么大流量的摩托车,在那四天,硬是没看见任何交通事故或者擦碰。这是国内不可能发生的。
除了摩托车声,应该很安静吧。也可能因为到处都是摩托声,所以大家都懒得说话,不然会越发吵。加之越南语婉转,后鼻韵较多,就变得轻声柔语了。如果把摩托声一键删除,这个城市该有多温柔啊。

灯火
西贡高楼少,公寓楼一小间一小间,非常窄的建筑物居多,除了像类似洲际酒店有成排的灯火,其余房子都是星星点点,灯火阑珊了,非常好看。晚上行走着,看着灯火,配着湿热的风,让你根本不想回到住所。

西贡的风是湿热的。我因此而长了三个巨大的包,

作者  | 2017-8-31 15:10:44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愚蠢的我

2017-8-25 13:33:32 阅读26 评论0 252017/08 Aug25

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


我没想过我听AK还会流泪。

我一直没去听《另一种力量》。我自大的不屑去听,因为我觉得老猫已经江郎才尽,云南已经出不了太多好的音乐人了,之前的光辉过于炫目让现在的这些都无法企及了。

一天早上谭超在手机里放给我听黄金时间,我没听出来。后来淡淡说了一句,不插电的这个还是好听的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没想起来去听他们的新专辑。

作者  | 2017-8-25 13:33:32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浮躁

2017-8-23 10:50:39 阅读25 评论0 232017/08 Aug23

最近心态有些浮躁。听不进去话,不想表达。加之昆明的夏天于本周正式降临,更觉得不舒服,热得难受。今年从六月底开始就一直在下雨,每天的气温几乎都保持在24度以下,整个夏天都要披着外套,更有几天我还在冬被上加了毛毯……但这周,没有雨,气温就飙上去了。身体一直在微微冒汗,昨天也毅然达到了32度,回到家的瞬间我把衣服脱了,感觉降温过猛,使毛孔紧缩,汗毛竖了起来,打了寒颤。

前晚去喝黑啤的时候,其实还对罗大头循循善诱的教导,让我汗颜,我只会说她,说她,但是我说不好,没有其实还说的好。其实还说的很好,好的我回到家都反思,我是不是也该像他说的那样,试着改改脾气呢?改改对别人的脾气。我太暴躁,温柔对于我来说只有吃了好吃的,或者拉了一大泡屎以后,才会温柔。其他时候,我总是那么独断、犀利、不留情面。我总说,人生苦短,留那么多情面给别人,我自己怎么办?我没说错,但是

作者  | 2017-8-23 10:50:39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两个梦

2017-8-21 10:11:12 阅读24 评论0 212017/08 Aug21

周末,好累。

周五晚上谭超生病了,呕吐,发烧。照顾他到12点多,躺下,做了个梦:
在崎岖的山路上开车,深夜,近光灯到达的地方可以看到坑坑洼洼的土路。很颠簸。我要送谭超从山里去医院,他还在发烧。而我又是“鸡蒙眼”,就是天一黑就跟半瞎差不多,啥都看不清。更别提这是深夜,路两边是悬崖沟槛还是田地,一概不知,我看不清。我开得满头大汗,甚是紧张。结果,开到半路,车灯灭了。顿时我成了瞎子,世界一片漆黑。车还在继续开,我摸索着脚下想踩刹车,平时踩刹车都不用眼睛,可这个时候我的脚却怎么也感触不到刹车,好半天才找到,一脚猛踩。还好没有撞到东西。熄火下车,发现后备箱门开了。还坠着线。第一反应就是发动机被偷了。然后我就开始嚷嚷,说,哎呀,发动机被偷了。谭超也下了车,虽然世界一片漆黑,但是还是能感知周围的物。离我车顶多10米,就是个派出所。我赶紧

作者  | 2017-8-21 10:11:12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梦到我救不救命人

2017-8-15 22:37:02 阅读25 评论0 152017/08 Aug15

我在临进小区侧门的坡面道路上往家走,窜出来一个陌生男人,用刀顶着我的腰,让我闭嘴,用身体逼压着我,靠在了墙角,并开始搜我的包。我用尽全力叫了一声救命,快救我。望向小区。小区侧门进去的过道上有一些人站着望向我,却没人出来。我再叫一声时,顶着我腰的刀已经戳了进来,我感受得到痛和血。我瘫了下去,但是刀不是很深,但已经戳开了皮肉。伤害我的男人离我很近,整个身体紧贴着我,我看清了他的脸,单眼皮,有点像韩国人长相,很壮,身上有白醋一样的刺鼻酸味。这时候,昏天黑地,是真的天黑了,加上我中了的一刀,我感觉我的气力随着伤口倾泻出来。我的气就要散去。这时候从侧门冲出一个穿黑风衣带鸭舌帽的瘦高个男子,他猛的扑倒贴着我的壮汉。压在壮汉身上。他们扭打滚落。他的胃部插上了刀把。他伤的严重,他要死了。壮汉一动不动。我爬起来,向着小区呼救,我歇斯底里:救救他,你们救救他......一群人在小区里望着我还有倒地的救命人,我

作者  | 2017-8-15 22:37:02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紫日

2017-8-1 10:23:25 阅读29 评论0 12017/08 Aug1

我没想过我会在梦里梦到紫色的太阳。泄洪一般,太阳融化,将所有的紫色淌在了草原上。

小胖子去青海还是内蒙还是西藏,我忘记了梦中具体的目的地。我像一个航拍器一样,看得见,他背着棕色的帆布书包,穿着他的northland冲锋衣。草原并不平坦,有浅沟,沟边有炭渣,所以远看是草地,近看,就会发现其实一点都不好走,因为每踩一步,脚下都是膈应的炭粒。

 小胖子在走着的路上遇到了一些人,这些人都是我认识的人,但是这些人不认识小胖子,他们在旁边喝着伏尔加,脚下还有平衡机,我奇怪平衡机原来可以在草地上行走自如。小胖子像是他们一伙的,又像是掺杂在行者中的陌生一员。他们的目的地是同一个吧。我想。

其中的一个人喝醉了,大声叫唤着,说要揉啊揉,把太阳揉出汁水。太

作者  | 2017-8-1 10:23:25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赖活期间的唠叨

2017-7-25 10:04:15 阅读19 评论0 252017/07 July25

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最好的。

因为小新跟罗大头近期一直在翻看青春期时候写的日志。我们一起分享彼此的日志,不外呼,孤独,抑郁,黑暗,忧伤……我们一边看一边嬉笑,笑当时的孤芳自赏,笑当时的无病呻吟。青春期,比起成年后所要承受的那些痛楚,简直,小儿科,幼稚,甚至值得我轻蔑一笑。

但那个时候,就感觉孤独巨大不可敌,不然也不会在那么一个个莫名失眠睁眼到天明看见初升的太阳如此绝望。

可那种绝望,跟现在所面对的相比,真的,真的非常可笑。

为什么国民教育水平在逐步提高,但是那些荒谬的事情却频频发生。不止在新闻里,还在身边。身边的人,真的就有那种坏人,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嚼害人害己的舌根,问题是还不自知。这样的人,还不占少数。

作者  | 2017-7-25 10:04:15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下吧

2017-7-14 10:32:14 阅读18 评论0 142017/07 July14

       昆明已经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一个月里每天都下,几乎没见过太阳,但是一直没有厌烦,甚至希望一直下下去。一直到冬天来临。四季里非常喜欢夏天雨季,云南前几年干旱,那种日常供水都受限的日子不时凸显脑海中,没水,真的很可拍。

          我记得,干旱最严重的那年,昆明分片区停水以缓解旱情。滇中如此,滇西变得有些告急。爸妈都被抽调去抗旱,身处深山的农民们苦不堪言,一天一桶水,全家老小吃喝拉撒就那么一桶,没有洗脸水。用骡子驴驮行两三个小时,打回来一两泵泥巴水,沉淀沉淀,喂牲口。农作物基本不用想了。政府发放的桶装水,不是说限制农民领取,只不过山路太过崎岖,大车进不去,只能靠小车一车车拉,于是抗旱变得困难。打井队一小亩地里可以打三四眼井,打下去几十米都冒不出泥

作者  | 2017-7-14 10:32:14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